小組工友分享-阿紅

工傷對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困擾。事件發生時我在地盤當雜工,管工要求我從2樓的窗口落到平台,那高度距離足有一個人的身高,本來動作是需要一條鐵梯輔助的,但公司並沒有提供,結果我爬出窗口準備落平台時整個人翻滾跌落到平台上,動彈不得,額頭、眼、膝蓋通通瘀黑,左手腕骨斷裂了。

我傷勢這麼嚴重,旁邊的工友跟我都覺得需要叫白車,但公司卻叫我不要報工傷,安全主任著我換了些乾淨的衣服,然後用私家車載我到急症室,我要公司支付到急症室的$100,公司的人說沒這樣的規距就拒絕了,我說要報警報工傷,他才很勉強拿出來。住院四天,我決定到勞工處報工傷,不報工傷,我怕得不到任何保障。而公司在我報工傷後足足一個月才報工傷,遠超勞工處規定的14天,但卻不會有任何懲罰。

工傷之後,公司按理每月須要給我人工的五分四,我原本每日人工是$450,但後來卻說我的底勞工處勸我先拿,之後再追討,我既不忿氣,亦很擔心。

同時我擔心醫生不給我假紙並要我判傷。我還在做物理治療,左手無力,潄口盅也提不起,有時晚上也會痛到睡不了,最近一次到聯合醫院看醫生,他拉了兩拉我的手,問我痛不痛,我說很痛,他卻說「冇數講架啦,勞工處通知要判傷啦。」

我現在很擔心,不知道下次醫生會不會給假紙,若不,又要麻煩一番。假如真是判傷了,我這樣的工傷不容易找到工,得到了一筆賠償,連綜援也會被斷,之後的生活如何,我實在無法預算......

 

故事後記...

阿紅的故事,突顯出現時工傷相關政策的不足之處..對於僱主隱瞞工傷,勞工處不能予以懲罰;對於僱主於工傷申報時報細數,勞工處亦只能作出規勸,而無法定能力幫助工友解決問題。


facebooktwittergpluslinkedinemail


留言 (0)






Allowed tags: <b><i><br>Add a new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