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組工友分享-小妹

工傷前,我辛勤工作,家中大小事務也是我一手包辦;工傷後,我在社會裡卻找不到支援。

我任職保安,當時在街市巡樓,而街市組剛洗完地,洗地粉起泡。我沒走幾步,整個人斜身仆向地下,基於本能反應,我用左手一撐,掉在地上的時候,左手已經發腫疼痛起來,臀部也痛得讓我不能站起來。

我立即用對講機報告,十分鐘後,我自行來到大樓大堂,由救護車載我入院,入院的時候還未到晚上十一時,卻待到天光才獲診症,醫生說我左手有骨裂,當天便打了石膏。現時我還在休養中,看著左手的手腕,有一舊骨明顯地凸了出來,而且手掌既合不攏,也用不上力,心情很沉重,也很擔心。

出院以後我向公司報工傷,上司打電話叫我到街市組簽一些文件,並說沒事的。我當時六神無主,只是想哭出來,街市組的負責人還告訴我簽完之後會給我封大利是......簽的時候他們也沒跟我說明什麼,簽了以後也沒有什麼大利是,後來我才知道那封是「免責聲明書」,說我的工傷與街市組無關,雖然我任職一間保安公司,但街市組與公司也是有很大關係的,如今他們卻互相推卸責任......

我在公司工作勤快,除了巡樓,還要負責為大樓拉閘閂門,有些層數有自動落閘機,工作起來就很輕鬆,而我負責的那幾個層卻要人手拉閘,那些閘都是很沉重的,過往一年多就有六、七個同事因為應付不了這辛苦的工作而辭職了,但我不怕吃苦、也不怕吃虧,繼續做下去。

另一方面,家裡大小事務也是我一手包辦的。工傷前,我無論是工作還是家務也能應付。雖然過得辛苦,但我覺得這種生活既安穩,也有尊嚴。但工傷後,我想起自己不能夠做回保安員的工作,便會擔心起來,而且家務也讓我很吃力,最難應付是晾衫、切菜、洗碗,以前用兩隻手很簡單便完成得到,現在只剩一隻手用力,便只能一點點慢慢來做。工傷後我心理壓力真的很大,也找不到支援。受傷後沒多久便是新年,這麼大的節日,我真的沒有什麼過節的感覺,整個人都很沉重。我也曾經嘗試過找社工,但沒有門路。以往我覺得我的生活很有希望,但工傷後真的很難積極地這樣想,連煮飯也是隨便一餐便算了......此刻的我真的很無力,很無奈,也很徬徨...

 

故事後記...

無良的僱主,不念昔日為公司辛勞工作的伙記舊情,一旦發生工傷,就翻臉不認人,還誘使工友簽下免責聲明,將責任推得一乾二淨。


facebooktwittergpluslinkedinemail


留言 (0)






Allowed tags: <b><i><br>Add a new comment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