學歷唔高轉何職?中年傷殘甚艱難

阿民積極樂天,一直希望透過學習新技能重返職場,當個文員什麼的繼續依靠勞動養活一家老嫩,然而阿民雖曾報讀多個再培訓課程,求職技巧、各級英語、電腦應用,但就是沒有辦法獲得被僱主認可的資格,所學無用。

工傷存在黑名單?工友阿馨兩度求職被拒

工友阿馨為一新移民婦女,於丈夫不幸離世後依靠綜援帶大兩個孩子。三年前孩子可以自理,阿馨一心想脫離綜援網打工改善生活,經朋友介紹入地盤做雜工,日薪有五百多港元。

小組工友分享:小妹

工傷前,我辛勤工作,家中大小事務也是我一手包辦;工傷後,我在社會裡卻找不到支援。

小組工友分享:阿紅

工傷對我的生活帶來了很大困擾。事件發生時我在地盤當雜工,管工要求我從2樓的窗口落到平台

小組工友分享:阿瓊

阿瓊於九十年代結婚,十多年後申請來港與丈夫及兒子團聚,來港後任職酒店房務員。。。